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伊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置顶] 我们像初夏的荷花

2012-7-21 14:34:58 阅读1123 评论76 212012/07 July21

我们已入中年,三月桃花李花开过了,我们是像初夏的荷花。

朱天心在《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予人们描绘了男女间的中年之爱。那是关乎时光与衰老的搏击故事。“因为那肉体的衰败,与时光搏击的痛楚以及爱的消逝。”呈裸人前,诠释尘间所有爱情的结局。

“当我们老时爱情还会存在吗?时间会使一切变成虚无。没有比这再绝望的爱情了,可它又是现实的。爱情,婚姻,两性,死亡,我们终将面对一个残酷的真相。或许死于青春是最完美的保存生命激情的方式,可它的代价太过沉重!”那直白而残忍的文字不由得使人对婚姻产生恐慌。以致作家张大春说“这是我这一辈子看过最恐怖的一部小说”。

“于是一对没打算离婚,只因彼此互为习惯(瘾、恶习之类),感情薄淡如隔夜凉茶如冰块化了的温吞好酒如久洗不肯再回复原状的白T恤的婚姻男女。。。”中年之爱犹如沙漏,流逝了。只是习惯了彼此,将就着日子。习惯。终归就是不爱了。

于是,就像电影《东京物语》里优雅的老先生和老太太,站在桥上喟叹:“吃不动了,走不动了,做不动了。”只除了满满、沉甸甸的、一无是处的回忆。

唉,人要老好久才死。然,寿则多辱。不是吗?

有人说过,爱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不经意间爱上,从此万劫不复。只是,何时方为尽头?也许,爱情并不是女人的致命伤,女人最大的致命伤是永远看不清自己。依旧沉沦,不能自己。

《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告知人们:“告诉你,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是这样的,看到它的残酷,才懂如何相守。”其实,人性最饱满之处应是信守着责任与爱情。只是,无言以对。

作者  | 2012-7-21 14:34:58 | 阅读(1123) |评论(76) | 阅读全文>>

[置顶] 《写给新的一年》王小波

2012-1-3 14:20:43 阅读726 评论39 32012/01 Jan3

我们读书、写作——1995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远离了动荡的年代,另一方面,我们也喜欢平淡的生活。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生活就够了。

九十年代之初,我们的老师——一位历史学家——这样展望二十一世纪:理想主义的光辉已经黯淡,人类不再抱着崇高的理想,想要摘下天上的星星,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现实问题上去,当一切都趋于平淡,人类进入了哀乐中年。我们都不是历史学家,不会用这样宏观的态度来描述世界,但这些话也触动了我们的内心。过去,我们也想到过要摘下天上的星星,而现在我们的生活也趋于平淡。这是不是说,我们也进入了哀乐中年?假设如此,倒是件值得伤心的事。一位法国政治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在二十岁时如果不是激进派,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假如他到了三十岁还是个激进派,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我们这样理解他的话:一味的勇猛精进,不见得就有造就;相反,在平淡中冷静思索,倒更能解决问题。

很多年轻人会说:平淡的生活哪里有幸福可言。对此,我们倒有不同的意见。罗素先生曾说:真正的幸福来自于建设性的工作。人能从毁灭里得到一些快乐,但这种快乐不能和建设带来的快乐相比。只有建设的快乐才能无穷无尽,毁灭则有它的极限。夸大狂和自恋都不能带来幸福,与此相反,它正是不幸的源泉。我们希望能远离偏执,从建设性和创造性的工作中获取幸福。创造性工作的快乐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得,而我们恰恰有幸得到了可望获得这种快乐的机会——那就是做一个知识分子。

作者  | 2012-1-3 14:20:43 | 阅读(726)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景不在远,风月自赊

2017-6-22 21:56:16 阅读87 评论5 222017/06 June22

先前公司大门口种植一大片篮紫色的鸢尾花,每每绽放时,在和风的吹拂下婆娑摇曳,犹似篮色的蝶儿翩跹而舞,极为优美。昔唐人曹邺诗云:“未必菖蒲花,只向石城生。自是使君眼,见物皆有情。”足见鸢尾之魅。

鸢尾花故事发生在英国的丹维志小村,色系鲜艳,绚烂。希腊人以彩虹女神命之。俗称蓝旗。花枝招展,极招蜜蜂,经蜜蜂的辛勤劳作后,其花朵尤为靓丽。几百万年来,鸢尾花与蜜蜂完美结合,彼此成就,以达共同进化。意大利人将其块茎磨粉作香料,法国人以之为国花,象征自由和光明。经荷兰人焚高的描绘更是提升了其的艺术性。鸢尾花较一般花更具魅力,煞是诱人。他日,欲往花木市场植入些许。静等来年花开。

离群索居,远离虚荣与喧嚣,本真地生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像当年郁达夫叙述的时日:“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训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象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道了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教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只惜时过境迁,现今的皇城恐难见碧绿的天色。

夏至刚过。清闲无事,晨起听曲。听楚人陈涌海的《将进洒》,一曲高歌,豪情满怀。吟唱出“我本天地自由身,狷狂不羁向天歌”的情怀,陈先生有着“我本楚狂人,清歌笑孔丘”的气魄。其书生意气,剑胆琴心。犹见罕有的魏晋风范。听闻窦唯的新专辑《山水清音图》就有陈涌海。即兴随性的演绎,却不失古朴清雅。所谓春暧花开,山水清音自来。又是一场美妙的精神沐浴。

作者  | 2017-6-22 21:56:16 | 阅读(87) |评论(5) | 阅读全文>>

岁月忽已晚

2017-5-26 9:39:43 阅读93 评论8 262017/05 May26

四月槐序。昔杨万里借以《诗经》意境合成绝美的“四月之诗”:“四月维夏,凯风自南。绿竹猗猗,维石岩岩。我有嘉宾,贲然来思。为此春酒,酌言献之。南有嘉鱼,维其时矣。维笋及蒲,维其嘉矣。园有桃,左右采之。摽有梅,薄言掇之。今夕何夕?月出皎兮。东方未明,不醉无归。”只是,斯人何在?而有遐心。

闲暇几日,陪老母回沪探亲,小住数日。这几年去魔都大都是办完事,即刻转回。亲友数年未如此隆重的聚合一起,因日常忙于生计,又琐事缠身,难得相聚。彼时,相聚一堂,可乐享融融亲情。清甜的果香袭来,最为欢愉的是老人们,欢颜逐开,童心未泯。盖是人间有味为清欢。许是初夏的味道,温润且恬静。只惜,相聚时短,终究离别。其实,一晌清欢,亦可慰藉。

时日有闲,无所事事。记得《幽梦影》有云:“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闲则能游名胜,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酒,闲则能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闲了真是好。偷得浮生半日闲,何不莳花赏书去。侍弄植物令人欢欣;阅读书籍使人清醒。以草木书籍为伴,甚是欢愉。木心先生说得极好:“我的精神传不到别人身上,却投入了这些绿的叶紫的茎。”花未眠,语未央。真是极好。

时至小满。是夜有雨,临腄之时,倚灯夜读摩诘。“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由衷地喜欢。王摩诘的诗总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且又颇具禅意。这些年,随着年长好读前人的尺牍、笔记之类。“竹楼数间,负山临水;疏松修竹,诘屈委蛇;怪石落落,不拘位置。藏书万卷其中,长几软榻,一香一茗,同心良友,闲日过从,坐卧笑谈,随意所适,不营衣食,不问米盐,不叙寒暄,不言朝市,丘壑涯分,于斯极矣。”如是生活之境,为谢肇淛《五杂俎》所营造。亦是余生的期盼与追寻。

作者  | 2017-5-26 9:39:43 | 阅读(93) |评论(8) | 阅读全文>>

首夏碎碎念

2017-5-7 16:57:13 阅读96 评论2 72017/05 May7

忽尔初夏。又是满架蔷薇飘香时。最喜唐人高骈的《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现今读之,身临其境。妙矣。

上年在某宝上购得的黄木香,竟未绽放,要不亦是满架飘香。金银花倒是稀疏地开了些许,无尽夏伺机含苞欲放。不知是谁所言:“拥有花朵的人不需要神祗。”亦是,万物皆有灵性。旧时民间在花朝节有祭拜花神的活动。俗传农历二月十二日是百花生日,即花朝节。清代蔡云有诗云:“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红紫万千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讲的正是百花盛开为花神祝寿的景象。这些年如是的传统礼仪正在兴起,让人们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迷人魅力。

这些时日,莳花、看书、发呆。貌似开启老年生活。“在此人世间,我们行走在地狱屋顶,凝视着繁花。”喜欢的东瀛诗人小林一茶的俳句。尽管,生活有时难免困惑,然,有花草相伴的岁月总是美好。身处俗世,总是悲欣交集。

午后读宋人罗大经的《山静日长》。喜欢,摘之:

唐子西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苍藓盈阶,落花满径,门无剥啄,松影参差,禽声上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吸之。随意读《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及陶杜诗、韩苏文数篇。从容步山径,抚松竹,与麛犊共偃息于长林丰草间。坐弄流泉,漱齿濯足。既归竹窗下,则山妻稚子,作笋蕨,供麦饭,欣然一饱。弄笔窗前,随大小作数十字,展所藏法帖、墨迹、画卷纵观之。兴到则吟小诗,或草《玉露》一两段,再烹苦茗一杯。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叟,问桑麻,说粳稻,量晴校雨,探节数时,相与剧谈

作者  | 2017-5-7 16:57:13 | 阅读(9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暮春,清和小日

2017-5-3 17:03:35 阅读96 评论6 32017/05 May3

“我也和你一样孤独,和你一样不能爱生活,不能爱人,不能爱我自己,我不能严肃认真地对待生活,对待别人和自己。世上总有几个这样的人,他们对生活要求很高,对自己的愚蠢和粗野又不甘心。”清和小日,晨读黑塞。 心生清欢。

近来迷上英剧,喜欢杰瑞米·艾恩斯、安东尼·安德鲁斯的《故园风雨后》,男主查尔斯叙述了三十年代伦敦近郊布赖兹赫德庄园一个天主教家庭的命运浮沉。喜爱查尔斯与塞巴斯蒂安之间那种无法归类的感情。难怪李银河感慨:“最喜世间无法归类之物。”如是。随性,随喜。观摩着在人际关系中亦有无法归类的关系,既非亲情,亦非友情,亦非爱情;既像亲情,又像友情,亦是爱情,介于三者间,让人无法界定。曾经期望与君似。随着时间的流逝,亦不作他想。顺其自然,亦好。

暮春,夏近。花草葳蕤。昔日,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是月季春,万花烂漫,牡丹芍药,棣堂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晴帘静院,晓幕高楼,宿酒未醒,好梦初觉。闻之莫不新愁易减,幽恨悬生,最一时之佳。”倏然,一幅北宋的春景图於脑海中跃出。

这些年,市容环境改观不少。市民莳花者亦渐多。闲暇在家,便去了就近的花市场,花市场就在闹市区,规模颇小,设在菜市场边上,大概二,三十家店铺。原本欲购芍药,来回逛了一圈,未果。盖是春季不宜芍药种植。只购入柠檬一盆,亦是喜欢。佛家有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世间的万物皆有灵性。”亦是,与其与人纠缠,不如与花缠绵。汪士慎曾感叹:“一生心事为花忙。”只惜谷雨花欲尽,又至荼靡花事了。

芍药又名将离、殿春。《诗经·郑风· 溱洧》云:“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

作者  | 2017-5-3 17:03:35 | 阅读(96) |评论(6) | 阅读全文>>

仲春,踏青去

2017-4-1 21:06:02 阅读139 评论11 12017/04 Apr1

物道君语:“季节的美好之处,在于每一季都会礼貌地让出自己的位置,没有谁会纠缠不休。”经过一冬的阴霾,更喜春日的明媚。前人咏春诗句:“绿杨烟外晓云轻 ,红杏枝头春意闹。”,“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红杏闹春,杨柳拂风,细雨沾衣。江南的春色极是撩人。最是一年春去处,杏花烟雨江南春。捎上前人的叮咛:“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春天可谓神奇的季节,幸遇失散数年的发小。欣于所遇,如若初见。是日当纪。

春分前晚,下了一整夜的雨。雨水那会却是少雨,往年总是细雨淅沥的。记得昔年少陵野老《醉时歌》有云:“清夜沈沈动春酌,灯前细雨檐花落。”犹见清夜独酌的那女子,雨水的某天恰逢她的忌日。喜欢她当年的言语:“经历过孤独的日子,我终于喜欢上自己的无知,与它们相处我感到惬意,如同那是一炉旺火。这时就该听任火焰缓缓燃烧,不说一句话,不评论任何事。必须在无知中自我更新。”

仲春依然清冷,枯坐发呆,在无知中自我更新。Y君说,人这一辈子,活得有意思比活成标配重要得多。惊喜其如此悟性,大概就是数年英伦就学所悟。国人喜好追寻物质生活的享受,毕竟,历经几千年的贫瘠生活,终究是穷怕了。相较欧美人而言,更多的是寻求“活得有意思”。大抵生活的奥义便是过得有意思。然,就我辈而言,大多人只是存在而已。

其实,旧时前人活得亦颇为有意思。记得庄周梦蝶,庄周肯定是个有趣的人,能将无趣的生活过成有趣。难怪乎,邓先生说其是中国有骨气的文人。云林子、张宗子都是有趣者。以致章诒和先生笑言:“若生在明清,只嫁张岱。”在无趣的年代将生活过成有趣的模样,亦算是成功。

近日看马尔

作者  | 2017-4-1 21:06:02 | 阅读(139) |评论(11) | 阅读全文>>

丁酉碎碎念

2017-1-30 15:14:02 阅读152 评论11 302017/01 Jan30

在元日的爆竹声中醒来。彼时,爆竹声依然此起彼伏,只是已然是丁酉年。“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元日》。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欣欣然……

春节几日加班,同事笑言怕是以后难有机缘。亦是,竟将一辈子的光阴扔在单位。没有谁是为单位而生的,却有多少人要在单位里终老。最为悲催的是在单位里挣扎着讨生计。

年轻时有谁没有理想,然大多人最终都成了父辈的影子。碌碌本非我辈的宿命,但终究卑微地选择了屈服,苟且存活。依旧将就着时日,得过且过、日复一日慵懒地挣扎着。有时,觉得慵懒是一种生活态度。继续虚度着光阴,打发着时日。而且,不再奢望诗与远方。倘若,可以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兴许能将时日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当然,能将时日过成喜欢的样子,亦就不枉人世一生了。

李银河在除夕日说:“生命的平和、喜悦需要气定神闲去感受按照你内心的声音,收获生命带来的自在和成长。”气定神闲,需要强大的内心,只有内心的足够强大,方能获取生命的要义。

年前闲暇时,把玩丁酉年福签,抽得“断离舍”一份。生命中总有得舍,该适时断、离、舍。年轻时,观望俗世是叠加的,随着年长,就该学会删繁就简了。盖是,入眼的事物愈发少了,人终究要归于清宁。于是,处理了些旧事物件。不妨任性,随心而行。

世事目恶。不然怎有庄周梦蝶?稼轩有词云:“怎得身似庄周,梦中蝴蝶,花底人间世!”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生为偶然,死乃必然。其实,生命并无多大的意义。然而,人们还是喜欢将生活之好喻为美好如春。我们就如此活在比喻

作者  | 2017-1-30 15:14:02 | 阅读(152) |评论(11) | 阅读全文>>

腊月,涂鸦自娱。

2017-1-2 16:28:29 阅读107 评论6 22017/01 Jan2

腊月伊始,露台上的木樨依然绽放,只是少些当季的清香。 梅已然含苞待放;丁香落叶些许,相较往昔略有逊色;紫竹翠色怡人。南方的冬季算不上荒凉。昔年唐人李峤诗云:“玉烛年行尽,铜史漏犹长。池冷凝宵冻,庭寒积曙霜。兰心未动色,梅馆欲含芳。裴回临岁晚,顾步伫春光。”已是梅香绽,唯等春光泄。难怪曾有前人念叨: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竟无端地喜欢冬日,盖是可赏踏雪探梅之故。只惜江南下雪的时日难见,况且,江南的雪是温润的,难易积起。要说关乎雪的文字,尤以张岱的《湖心亭看雪》为甚。“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其不着笔墨、聊聊几字描绘了西湖的雪景图。呈予世人的是一幅水墨的湖山夜雪图。

张岱在大雪三日、夜深人静之后,小舟独往。不期亭中遇客,三人对酌,临别方道名姓。舟子喃喃,是为痴人。殊不知三人均为性情中人。呵呵~遇上同道中人,我辈不妨效之,暂且一乐,权当攀附风雅。

时日依旧乏善可陈,看书、涂鸦、莳花。偶尔的短暂出行。随着年长,愈加喜好农家生活。约上几家相伴待老。当年,沈三白曾云:“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山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希冀他日居家山中,期待“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的时日。只闻花香,不言悲欣。

又次翻阅《枕草子》,其中的四时情趣颇为喜好: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夏天是夜里最好、飞着流萤的夜晚连着下雨也有意思;秋天傍晚最好

作者  | 2017-1-2 16:28:29 | 阅读(107) |评论(6) | 阅读全文>>

半醉半醒间,忽尔又一年。

2016-12-28 20:56:25 阅读182 评论8 282016/12 Dec28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时光荏苒,忽尔一年。闲读唐寅《桃花赋》,寄情山水莳花间。学玩宋人的四般闲事。真如木心所言,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

晨起,见轻霾袭人。欲往居家山中。喜欢纳兰那首《水调歌头·题西山秋爽图》:“空山梵呗静,水月影俱沉。悠然一境人外,都不许尘侵。岁晚忆曾游处,犹记半竿斜照,一抹界疏林。绝顶茅庵里,老衲正孤吟。 云中锡,溪头钓,涧边琴。此生著几两屐,谁识卧游心?准拟乘风归去,错向槐安回首,何日得投簪。布袜青鞋约,但向画图寻。”时日淡然,远离尘嚣,清虚淡远。心即有归处。奈何布袜青鞋约,纳兰唯向画图寻。其终是人间惆怅客。然,我辈又何尝不是?

冬至那日清晨,幸见彩虹高桂。应是空气中湿度过大所致。午后又听闻雷声隆隆,民间有“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之说,想必又是一个严冬。清夜雨淅沥。无寐。学做前人,焚香枯坐,赌书煮茶。穷酸一番,听尽空阶雨。入睡约莫丑时。

近来好上东瀛的佗寂、物哀、幽玄之美。其美象征自然、无常、无。许是年长心静之故。叶渭渠先生的《物哀与幽玄》有详情描绘。坊间以为,侘寂指朴素又安静的事物;物哀指真情流露;幽玄:指境生象外。

侘寂描绘是物件的残缺之美,乃是超越于外在与时间之美,关乎事物的本真。随着时光的侵蚀,遗留最美的本真(自然、简约、质朴)。“侘”最早寓于茶道中,其中侘び茶”由千利休创立且光大。物哀叹于物,触景生情。倭人的物哀意识,即是生命的无常。如同樱花初绽至瞬间凋谢的凄凉美感。物哀更是一种生死观。追求“瞬间美”,不惜在美的瞬间“求得永恒的静寂”。是谓“刹那即是永恒”。川端康成认为

作者  | 2016-12-28 20:56:25 | 阅读(182)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