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伊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日志

 
 

一种风流吾最爱的六朝人物  

2009-08-15 20:32:45|  分类: 心灵鸡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为喜好金庸的《神雕英雄传》。笔下的黄药师非汤武、薄孔周,视世俗礼教为粪土,任情纵性,我行我素,好一派魏晋名士风范。魏晋风骨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魏晋南北朝是我喜好的一个时代。虽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却是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最富有艺术精神的时代。
   曹植的《洛神赋》, 嵇康的《广陵散》,王羲之父子的书法,顾恺之的人物画,郦道元的写景文,萧氏父子的宫体诗,庾信的《哀江南赋》……诸多风流才情,皆是魏晋南北朝所独有的神韵。
  “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暂且借用东瀛诗僧大沼枕山的汉诗来形容我心中的至爱。
   魏晋南北朝历时约四百年间,呈现出形形色色的才情男子,这是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比拟的。
   彼时,重视个人价值,故重才、重貌。所谓的“貌”,已不仅仅局限于五官,更在于神韵。那时,宽大飘逸的衫子已经取代了厚重单调的深衣。试想,褒衣博带,意态疏朗,风度翩翩;持麈尾、醉流觞、赏桃花;指点江山,纵横文坛,舍我其谁!这是怎样一种风流?曹氏父子及“建安七子”、阮籍、嵇康的“竹林七贤”、陆机、左思的“二十四友”、萧衍、沈约的“竟陵八友”......


                  一种风流吾最爱的六朝人物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建安时期,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是一个创作繁荣、成就突出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的著名作家,除“三曹”(曹操、曹丕、曹植)以外,当推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的“七子”,即孔融、陈琳、王粲、徐幹、阮瑀、應瑒、刘桢等七人,世称“建安七子”。建安文学多“悲凉慷慨”,忧时伤乱、悲叹人生短暂、渴望不朽的功业,非常强烈、浓重的情感结合于一体,使得建安文学具有异乎寻常的感染力。有刘勰《文心雕龙》:“观其时文,雅好慷慨,良用世积乱离,风衰俗怨,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也。”为证。建安诸子中王粲、曹植尤为突出。

“正始文学”写尽理性思考与人生悲哀,有“正始名士”与“竹林名士”之分。前者代表人物为何晏、王弼、夏侯玄。他们成就在哲学上。倡导魏晋玄学的“贵无”论。何晏的《景福殿赋》是中国美学的重要文献。后者又称“竹林七贤”,有谯国嵇康、陈留阮籍、河内山涛、河内向秀、沛国刘伶、畤邪王戎及陈留阮咸。七人常集于山阳(今河南修武)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放旷不羁,酣歌纵酒,故世谓竹林七贤。七人的政治思想和生活态度不同于建安七子,他们大都“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在政治上,嵇康、阮籍、刘伶对司马氏集团均持不合作态度,嵇康更因此被杀。相反山涛、王戎等则是先后投靠司马氏,历任高官,成为司马氏政权的心腹。在文章创作上,以阮籍、嵇康为代表。阮籍的《咏怀》诗82首,多以比兴、寄托、象征等手法,隐晦曲折地揭露最高统治集团的罪恶,讽刺虚伪的礼法之士,表现了诗人在政治恐怖下的苦闷情绪。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以老庄崇尚自然的论点 ,说明自己的本性不堪出仕,公开表明了自己不与司马氏合作的政治态度,文章颇负盛名。其他如阮籍的《大人先生传》,刘伶的《酒德颂》,向秀的《思旧赋》等,也是可读之作。《隋书·经籍志》著录山涛有集5卷,已佚。透过七贤的文章创作,可窥略到他们各自的志向意趣。

     一种风流吾最爱的六朝人物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西晋文者虽缺乏建安文人那种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也缺乏正始文人那种忧愤深广的思想境界。但以诗缘情而绮靡”为准则道出了魏晋文人更多地致力于抒发个人情志,并追求文采绮丽的特色。陆机的《文赋》是一篇精心撰制的论文名作。当时有“三张二陆两潘一左”一说。评价最高的陆机、潘岳代表西晋文学的主流,左思是西晋一代诗人中成就最高的,“建安风骨”在左思、刘琨身上得到继承和发扬。正如刘勰所说:“晋虽不文,人才实盛。”  

 竟陵王子良开西邸,招文学,高祖与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防、陆倕等并游焉,号日八友。”文学史上称「竟陵八友」。沈约、谢朓、王融和周颙等人倡导“永明体”。竟陵八友以浏览典籍为乐事,以勤奋著述为荣耀,撮要搜奇,研精覃思,为魏晋南北朝文化史上写下了绚丽一页。其中《文心雕龙》、《诗品》被学界视为齐梁文学理论的双璧;《昭明文选》、《玉台新咏》是现存最早的诗文选集;刘义庆编、刘孝标注《世说新语》为轶事小说渊薮……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尽数风流人物,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意象着:“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人生何等惬意!

一种风流吾最爱的六朝人物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