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伊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日志

 
 

雪小禅的文字  

2009-09-12 19:1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上雪的文字。人言:文字是书予灵魂相通着看的。概是的。雪的文字适合在孤寂、伤怀的午后或夜晚,文字散发着凉薄,会渗至骨子里。此时能抽上烟更好。

雪小禅的文字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1、有毒的东西总是让人迷恋,也容易让人上瘾,瘾这个东西,最难戒。比如迷恋上爱情。

2、迷恋上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眉毛,他的嘴,是什么开始的这场迷恋?《游园惊梦》第一句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所以,戒掉一个人大概是最难的,他在心里,如影随形,是生根发芽的,是魂不散的,是让人变成一个花痴的。

3、但,他是他生。

4、你生生死死去爱,到最后才发现,你爱的,只是你一个人想象的爱情。

5、陌上花开似锦,猛虎细嗅,所有的疼痛终于回去,你收拾一片旧山河,才终于发现,那青春里所有的过往,即使是疼,即使是碎,仍然美到心惊。

6、我曾爱过你,灼灼容颜,我曾爱过你,四月的烟花,我曾爱过你,生死契阔。已经足够了,所有的爱情都会开到靡,所有的情也都会由浓转淡,谁能抵挡光阴的凉意,就像爱过的你,慢慢记忆中黯黄下去,再回首时,只下手中小小的一块,打开一看,已经这样薄凉了。——没来得及,一切还没有来得及啊。

7、而此时,她在微风中的藤椅上,心情索然却又喜悦,这是我一个人的光阴,薄了厚了淡了腻了,她愿意承担。

8、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呈现出素色的光芒,我点了一支烟,然后让它燃起来,

9、我为了我的爱情,那是一个人的爱情。而你,是我的他生。

10、我爱上你,其实是爱上了寂寞。

11、你是我爱情事故,我在这场事故中沉溺了,受伤了。

12、爱是这样伤人,又是这样动人。

13、凡是能打动人的东西,伤人时也一定会如打动人时一样的重。

14、爱情让我忘记了你的长相,爱情让我忘记了时间还在走,爱情让我忘记了,你的好,你的坏。

15、思念是一条思春的小蛇,它不停地游向你,游向你。

雪小禅的文字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16、我以为我忘记了你,可是,当我看到那些旧人旧物旧事,它们纷至沓来,扑到我脸上,我看到镜子中的脸,有无数的眼泪,就那样为你流下来。

17、此一生,再难爱别人,你是唯一。

18、好的爱情,爱一次足够了。

19、今生我等待你,来生,我还等待你。

20、别离的笙箫,请你,请你不要为我吹。

 

随笔集《刹那记》精彩语录

《仁王经》中说: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我翻到这页时,天色微茫,秋风似起,两岸潮平。

这样的刹那,带着尘世的喜悦与苍茫,我错过了多少美丽的刹那呢?我不记得,我只记得那些经历过的刹那,那么美,那么幽,那么刹那。

                                                        ——《刹那记》

 我们寻的找的,大抵是和我们精神上有触通的那个人,不分男女不分年龄,那只是形式,关键是心,有心,足矣了。

                                                   ——《同类》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我希望它是一朵风中的莲花.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

但那天穿了什么衣服我记得清清楚楚,真是和衣服抵死缠绵,不到黄河不死心。

                                                     ——《更衣记》

光阴去了,唯有你在。

                                                 ——《三杯上马去》

那双黑色透明丝袜像一条蛇,盘踞在他心里,那么冷那么凉。

                                                      ——《黑色的诱》

所有新欢都会成旧爱,就像,所有的叶子都会变黄,再好的爱情也会由浓转淡,昨天还是新绿,

隔天就成苍茫。

                                                      ——《新欢》

既然想爱,就别怕薄,别怕被辜负!

                                                          ——《薄》

表面上看着如此光鲜,其实内心已经碎掉了。凡是能打动你的东西,它一定伤害得你也很深。比如爱情。

                                                          ——《正宗的绝望》

放弃了那些不必要的琐碎和细节,放弃了看起来华美实际上无用的装饰,拾起了那最素朴的

最简单的一些生活方式。                                        ——《小半生》

 

雪小禅的文字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世间有一种爱情,是天上人间,是没有时间和地域界限,尽管有生死大限,可是,她始终就是他的人间四月天。

                                                         ——《人间四月天》

 

老真可怕。比死可怕。

世上有两种事情不可推托,来了就是来了。一是爱情,二是老。没有人不怕老,男人女人都怕。

女人不要找比自己小的男子,危险性越来越大,特别是到中年,他是最好年纪,而她已经珠黄,连眼神都泄露秘密。

然而一天尽了,妆散了,衣脱了,只剩下没涂粉底的一张素脸,兀自地就呆了——自那镜中看那遥远的影子,不再迤逦,这一秒照看,也许下一秒就更老了?怎会就有了皱纹呢?

如果老了,不要老羞成怒,不要老气横秋,不要老奸巨猾,不要老生常谈,就一个人安静地老去,不懂不要紧,可以不说,不喜欢不要紧,可以不要,不知道自己老也可以,照照镜子。

                                                              ——《老》

人生原来是寻常的声裂金石,死生契阔与思无邪都只在柴米油盐里,哪里用得着我爱你

我爱你,用得着海誓山盟与轰轰烈烈?

我最喜欢暮色里的市井声,如果在夏天,就有一种热闹的凡俗,如果在秋天,就有一种

远意。

                                                      ——《思无邪》

喜字就是俗世里的好,是馒头上的那点红,透着欢快,透着喜欢。悦是禅意,是初雪的曼妙,

是你与我初相见,刹那间的天崩与地裂。

我慢慢走着,提着红的红绿的绿的菜,唱着戏,黄昏里,一个喜悦如莲的女子,心情散淡,眼角眉梢间,有情,有义,有爱。如果你恰巧路过我身边,我会说:嗨,你也在这里吗?

                                                         ——《喜悦如莲》

她让它们活色生香,对衣服有足够的品味和尊重,她让它们在女子身上附体,鲜衣怒马,永不停息的美丽。

我一生都在向往的故事,也许就是那一小段光阴,沉默的,寡言的,白衣少年,鲜衣怒马.

那是我一个曾经贪恋鲜衣怒马的少年,如今,她的内心,仍然是这样的少年,只不过在素年锦时里,过得温柔静好。

                                                      ——《鲜衣怒马的素年锦时》

热闹散了,一个人沿着一条旧街巷,看那树上老了的一把厚绿,看蜘蛛结了网儿,时光在上面攀爬着,一寸寸,也许总会凉下去,总会的。

                                                         ——《况味》

西风独自凉,头发由黑到白,衫子由俏到素,这陌上,是等待了的荒,当年的风流花吹雪,如今片片飘零,连红都不是,红还俏丽还艳清,等待是一地灰,陌上的灰色,那沉沉萧声里有一种碧萧落落的寡意。

                                                     ——《陌上》

这人生是一辆快车,说过去就过去,而我,应该唱时就唱,应该落幕时一定落幕,绝对不讨

人厌,至于掌声多少,对不起,我无所谓。

                                                        ——《折子戏》

俗世的烟火有着温暖而妥贴的可爱。因为和现实生活丝丝入扣

                                                     ——《烟火》

 闲是一种心态,一种哲学,闲是生活里的一个味道——不是你休了长假就闲,不是你准备好了闲才去闲,闲是能看到黄昏里静落灯花的美,即使那时坐在赶往回家的路上,闲是心里的那片绿静,多紧的事情,也能让它慢半拍,闲时沉静、收敛、准确、简要。

闲真好——是自己贴心贴肺的心意,自己懂得,摘了染指甲的小花,慢慢用明矾砸烂了,然后一点一点细腻地挑染在指甲上,然后小心地吹着,扑,扑,过半小时揭开,看那从前白白的指甲,红了呀,一片胭脂红,红了呀。

                                                        ——《闲》

 蒜辣味太浓,特别是新蒜,犹如莽撞少年,得收收心才好——这样的收心,等于把放肆与狂浪全收了进去新腌制的蒜有种清香与刺激,辣,但辣得这样坦荡,绝不是老蒜那种江湖的辣,它仍然是白,白到透明,因为新,因为腌制的时间还太短,来不及变黄变红,它仍然带着年轻时的辣和冲动,刺激着我们的味蕾。

腌制的过程是漫长的,生动的黄瓜或者茄子被腌制成小小的一条,皱了老了,从前的饱满被杀得体无完肤,到最后,失去挣扎,老实地变软变皱,吸了盐水,只是咸,不再新鲜,完全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不在乎——如此地腌制,谁还在乎?

时间真恐怖,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点一滴地浸润你,这样的谋杀是时间的长项,一刀刀,不见血,但慢慢地就凌迟了——时间催人老,

人生其实很短,最喜欢的,其实也就是最年轻的时候那段光阴吧!

                                                               ——《腌制》

雪小禅的文字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虽然烤红薯吃起来也并不是那样惊天动地的好。就像爱情吧,想象起来、远远地看着总比得到要好,明晃晃的真刀实枪未必有多好。我更迷恋远远地闻着烤红薯的味道,就像迷恋暗自喜欢一个人,所有的惆怅与欢喜,只有自己知道,足够了。

                                                            ——《马可波罗的情调》

优雅是件很难的事情,比矜持难,比无赖也难,矜持能装,无赖更容易,不要脸就会无赖了。可是,优雅不行,优雅要气质,要资历,要岁月沉淀,要那份从容和风淡云轻闲云野鹤。

老去很容易。优雅很难,每个人都会老,每个人都怕老,可是,终究会老,只是如何老下去的问题,很多人,糊里糊涂地就老了,一把皱纹了,啰里啰嗦了,老得很不细腻,老得很粗粝。

我知道优雅地老成这样需要仙风道骨,可是,我宁愿努力地去老,就像明知思君苦,还要苦相思,就像知道爱情有时不过是一场盛大的烟花,还是要努力地去开去绽放,那么,我也希望优雅地老去,老出风骨,老出一锅汤,也老不自重,也在自己的手背上印上一只蝴蝶,我也要穿红,红得不能再红的红,到那个时候,我知道,我一定比现在还要美还要妖。

                                                     ——《优雅地老去》

 

人老总是不知不觉,刚觉得还稚嫩,转眼就有了白发。谁能和时光做战呢?都会败下阵来,我们每个人全是时间的敌人,它穿越多少人的光阴抵达我们面前?仍然这样青春无敌。时间真是恐怖.

                                                            ——《记》

想起一段段惨绿的少年,我以为会很快忘记,那时候日光真长,又白又亮,仿佛永远过不完也只有那一段吧,如花如水红妆,倾国倾城爱恋,所有的爱全是一个真字,哭哭啼啼地问:你爱我吗,你爱我吗?当时觉得肉麻到崩溃,后来想起,如掌上明珠,珍贵得快要散落。

山河岁月,能留住的东西太少,想留住的,一定留不住,而一直在身边的,只有自己,坚定

不移地跟着你,只有自己,不嫌弃自己,好与坏,都死皮赖脸地跟着。

                                                          ——《个人的山河岁月》

青春是最短的东西,是光影里织金钱,那样奢侈,还没有觉得如何,转眼就过完了。

                                                         ——《夜深沉》

青衣是诗,是散文,是幽咽婉转的那枚红月亮,潮湿,带着三月烟花的味道,淡淡的,却又青青的,是一段说不清的情愫,是柔肠百结间那一寸寸缠绵,出色的青衣出自天然,绝非后天修练。

                                                             ——《青衣》

喜欢一个人,浅浅地喜欢是最美,不需要告诉他,有时,只是欣赏,还不到爱,喜欢听他的声音,看他的微笑,他颈间小小的痣,还半遮半掩,还欲说还休,还是春天里的二月,还藏着要吐蕊的花苞,这浅浅地喜欢,如饮清茶,淡然而落寂,挑落灯花,满心禅意,是银碗里盛雪的素清,却又听着隔水的云箫,分外的缠绵。

放不下了,费心思了,明亮亮的喜欢,小虫子一样,在心里蠕动着,喜欢多好啊,如春潮在涨,一直往上涨.喜欢更长久,更绵延,更适合一个人暗自留恋,不张扬,不对抗,只是默默在一边,它不够彻底不够过瘾,但如果和时光抗衡,它一定是化骨绵掌,这千山万里路,只有喜欢,只有喜欢可以浩浩荡荡走下去呀。

                                                        ——《浅喜深爱》

无形的东西更是恐怖,这才知道,她的鱼刺,不是在牙缝的肉里,是在心里。

                                                      ——《鱼刺》

私秘,有时是恐怖的,在暗夜里,游来荡去,风一样,开出诡秘的花来,一朵,又一朵。那些私秘,有时让人喜悦,有时让人恐怖,因为太过私秘,就有秘不透风的感觉,紧紧的,紧紧的,呼吸不过来,这样的缠,可是,亦有隐秘的快乐,因为,私秘有很多不可告人,就这样老死在心里,就像老死在江湖吧。

                                                    ——《私秘》

一个婴儿肥的脸,并不瘦的身体,但也不是胖得让人烦,恰如其分的胖。笑意溢上来,饱满,

生动,会撒娇,近乎有些嗲了,但真的好

                                                 ——《甜腻》

所有都可以格式化,把所有贮存化为零,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你有再多的不舍,所有的过去,都成了记忆里的标本,等待风干,只是模糊得记得,只是自己记得,与别人,并无关联。

格式化是形式,是自己的解决与处理,那蝴蝶标本,不一定非得是实物,也许飞在梦里,飞在记忆里,那是比真实更恐怖一万倍的事情。 

                                                   ——《格式化》

雪小禅的文字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没有比向往爱情更贪婪的事情,有了一想二,有了二想三,总嫌不够,已经够饱了,可是还是觉得饿,是饿吗?其实是馋!

女人进一步,男人就退一步,他总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用在爱情上要多错误有多错误,你再退一千步,她仍然觉得,你还要更往后退,她得了一寸,就要一尺,这一尺刚得,就要一丈——女人是最不禁惯的一种动物。

人心啊,哪有知足的,在爱情上,女人的贪婪仿佛吸血僵尸,不吸干最后一滴,怎肯罢休?

                                                 ——《爱情本是得寸进尺的事情》

痴是病。至少是病态,把自己臆想的东西强加于自己,断断续续加压,徒增烦恼,是自己和自己没完没了的追赶和厮杀,到最痴时,前无道路后有追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爱情中都是凡夫俗子,死拉活拽地过几十年,耗成金婚银婚,未必有多恩爱,爱情中有多少能化成蝴蝶,大多时候,我们是那一只只苍蝇,也成双成对,嗡嗡地响着,一生,很快就响完了。

                                                       ——《痴》

人人渴望堕落,比渴望爱情更渴望,堕落是一个人的事情,先快意了,先自娱了,我爱堕落——关你何事?

爱情好象一场心碎的暴烈游戏,最终,一地相思,两处清凉。

如果一个男人肯说出,我只为你一个人堕落,那一定是真爱情,不爱到骨子里,如何也

说不出这样的贱话来

                                                         ——《堕落》

不过大多人希望爱是维生素,一片片吃下去,提高各种免疫力,不一定要治什么病,副作用不大,可是吃了一定不同,是药三分毒,维生素毒性最小,如果做药,就当维生素。

但多数爱情都是鸦片药,副作用大于正作用,痴男怨女,死去活来,但没有人嚷苦,依

然爱来爱去,前赴后继

                                                             ——《爱是药》

爱情里,疼一个人最难,知道疼她,就是那屋檐下细细的雨滴,湿地三尺,绵延一生.

想念一个人,再过多少年,再经历多少事,再多久不曾联系,他仍然是她的亲人,她心里面的最里面的亲人

                                                          ——《相思已是不曾闲》

你以为还是少年吗?不不,已经老成一块姜,辣了,皱了,但放进锅里仍然有姜味,把汤吸了,那光阴就是汤,慢慢地煲着,一锅汤要多久才能把味道煲出来——是不是要忘记所有旧人?

旧伤越多,撕开越疼,记得越久,于自己而言是一种疼痛,于别人而言亦不好,她记得,你不记得,你被骂做没心,他记得,她不记得,这个人还能要?

好的爱情需要复习,坏的记忆需要扔掉。

                                                      ——《记性坏》

 

恨什么恨?人生这么短,短得来不及珍惜,刹那间就过去了,才是少年,才觉得青春年少,刷拉一下,已经白了发,还说恨?来不及了,还是好好的生活下去,温暖总比恨好,

                                                   ——《恨更需要动感情》

其实我写起来恻恻轻怨脉脉情思,但我的光阴却是晴天落白雨,白驹过隙,很快就过来了。

                                                           ——《不再》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