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伊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日志

 
 

[转贴]你是我生命中绽放的一朵莲花  

2010-02-10 23:53:29|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仓央嘉措,因为别人的文字略有所闻,曼妙法华情怀里翻腾的居然是世俗情缘,当时颇为赏识。

 那时自己身处云南边陲的一个安静却美丽的角落,始终对西藏心生怀想,于是,无数个夜里,婉转惆怅。去过香格里,已经没有人能说她再眼眸流转。我只是对着天空里的碧蓝如洗发呆,脚下的碎草在风里死劲的摇摆。错了,错了,迷惘的只在人心,和这风物有什么牵连!我分明看见,碧塔海的湖水涟漪阵阵,映照流年。

 以为真的铁石心肠,却在一别的刹那泪水流泻奔腾,情不能已。误入红尘许多年,一身牵绊,前生流连,后生留恋。摆不脱的因果循环业,就此沉沦,沉沦无边。

 离题千里。我们误看了佛法无边,渡人心,色空者,必先有色,方后而空,因空见色,因色入空。像绕口令一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却还算顺口,这话我添了好多,自然不是原话,意思却是不假的。当初看那本《惜春记》,很后现代的解构,很小情怀的故事,很无奈的情事,但细想有什么不凡常,不琐碎呢?

[转贴]你是我生命中绽放的一朵莲花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我叨念的情愫就很复杂,不是爱情,不是友情,不是亲情,却又什么情都有,原因很简单,这不是水和油泾渭分明,而是水乳不分,彼此交融参杂。其实不必担心光影暗换,更不必担心雁过无痕,斜阳声声里唱,总有温暖上心头,总有解不开的愁,绾青丝,浣素云,喑哑了汉唐琴音。

 我对《仓央嘉措诗传》并不满意,那天聊天适逢这话题,又提到纳兰容若,那个被静安先生誉为“自北宋以来第一人也”的公子,比起仓央来,来得纯粹许多。须眉之辈,若问情痴,若问情深,颇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架势。而仓央,尤其在看了这诗传的种种后,都差不多要心生厌倦了,或许仓央也并没错,只是一开始让人附会了很多东西,总感觉很惊艳的样子,我又借由此希望他不得有半点瑕疵,要求总归严苛了些。

 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这些人本来就要背负很多矛盾,丹纳始终要把文化和环境、种族和时代牵扯到一块也不无道理。仓央性情,那么一往情深又能深几许呢?那么多东西架在他身上,如若真能心无挂碍,修为几可入化了。索性他还有本真摸样,他的可爱也正在这一处。诸多法相,蒙尘不垢难得。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恨的不是书的或者确切说是文字的不纯粹、不珠玑,而是太多人对仓央“黄袍加身”的心理,无论如何,仓央究是没有宋太祖的矫情。那些制造此种噱头的声音才是真正有所希冀贪图。

 曾经数次出入藏传佛教的寺院,听闻松柏枝在香炉里焚烧得劈啪作响,然后传出微微的青烟和清香,混杂着藏香的味道,我总有恍惚的神情。经筒在人们手掌的不停摩挲下,发出有节奏的依依呀呀声。只有此刻,似乎每个人都掌握了宇宙变迁、生命沉浮。手掌纹理覆盖筒面,那一段时间里,更或是永远,转的是岁月年轮,转的是沧海桑田。旁边穿着着民族服装各色人等来往穿梭,尤其让人觉得动容的是那些皮肤黢黑或者泛红(这无疑是健康的肤色,高原最自然的妆容)的老人匍匐着叩拜的时候,单纯的信仰造就单纯的人,你朝他们望去,如果恰逢他们礼拜结束时他们就会回报你一个灿烂憨厚的笑容。我也数次经过堆满玛尼石的玛尼堆,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块都被寄予了一种种信念,我只能想象六字真言是他们与神沟通的标准语言。还有白塔,总是无一例外的系满经幡,很遗憾我不懂上面神秘的文字。不时,这些经幡在风里发出祈福的呢喃,伴着牛羊马匹鹰隼的鸣叫,一起融入了天地洪荒。

[转贴]你是我生命中绽放的一朵莲花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这是很让人难忘的经历,其中感觉尤其微妙。你知道,在那一望无际的幽蓝苍穹下,阳光饱满,你的精神很难不矍铄,你也不会有什么忧愁和忧伤,因为所有忧伤的情怀会被阳光晾晒干爽,也会被花香吞噬。而我们的活佛仓央就出生和生长在这边土地上,这种状态中。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突然就想起那首《在那东山顶上》,关于玛杰阿玛的联想,是的,最好不见,如若不见,也就不会心生想念,也就不会受相思的熬煎。谭晶婉转清澈的音调无疑把这首歌的意味很传神的表达了。听着听着就醉了,就像前面说的沉沦,还是心甘情愿的沉沦。还是见了好,我不怕“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遗憾,我也不会横生“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怨叹,见到就很好。这首诗又何其的与席慕容的那首《一棵开花的树》相似,出家人,尘世人,也并没有相隔天壤的差别。

 西藏民歌里居然有这样的说辞,“莫怪活佛仓央嘉措,风流浪荡;他想要的,和凡人没什么两样。”知道世间什么样的男子才能让女子心旌动摇吗?无疑是要和仓央、纳兰、宝玉一般,把最柔软的情怀都给了女子,七尺男儿的婉转情怀,有什么比这更有威慑力的呢?而女子真是幸运了,你们永远是他们生命中绽放的那一朵莲花,如果他们亲口对你们说起,你一定要记住,这是世间最美丽的情话。

[转贴]你是我生命中绽放的一朵莲花 - duras2014 - 红笺无色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