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素伊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日志

 
 

【转载】李祥霆:大音希声,不缺知音 梅柏青/文  

2011-02-06 16:03:20|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霆:大音希声,不缺知音 
  
  本期嘉宾
  李祥霆,古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1940年出生于吉林辽源,1957年起师从查阜西学古琴,195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从吴景略学古琴。1963年毕业留校任教。1983年以来在欧美等十几个国家演出,其中有40多场独奏音乐会。
  
  采访手记
  (2011年1月17日 成都)
  
  随着李祥霆的手指落在琴弦上,“宽云窄雨”的空气里就开始了琴音袅袅。是瀑布的水声,还是水光云影?这天嘉宾只有50人,据说是听古琴最佳效果的人数,现场鸦雀无声,我甚至屏息静气,生怕打扰老人的琴声和旁人的欣赏,似乎又想将琴声收纳至自己的身体。一曲《潇湘水云》恍若隔世,淡淡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直到现场一阵热烈的掌声,我才回过神来。
  没有二胡的如泣如诉,却比之委婉缠绵;不如钢琴悠扬纯美,却像润物无声的春雨浸润人心。我是个俗人,听不出琴声里如见古人的深意,走进宽巷子27号这群琴人的雅集,只感到缕缕琴声浸润了整颗心,那种琴韵不时从心里飘散,回旋,令人回肠荡气,心灵仿佛被琴声轻轻洗涤,整个人就放松下来,宁静下来,淡定下来。真是一种享受,真羡慕这群在都市浮华中寻求宁静的琴人。
  今天飘了成都入冬以来第5场雪,从“宽云窄雨”出来赶紧做活路,重新被打回这个神马浮云的世界,突然有了“泠泠七上弦,今人多不弹”的感慨。在送李祥霆先生去机场的车上我们有一段对话,我说:“在这样的年代,还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欣赏这清冷的琴声?”李说:“古琴是大音希声,从来不缺知音,因为它毕竟蕴含了一种民族的文化和精神……”“这种精神是什么?”“我觉得它就是古代文人们傲骨凌风,淡泊世俗的精神,就好像是高山大川、奇松怪石,像宽阔的草原,是人们在
闹市之中折腾够了,或者享受够了以后,才返回来需要的一种东西。”
  
  对话
  
  四川唐琴存世至今
  
  记者(以下简称“记”): 这次来对成都有什么印象?
  李祥霆(以下简称“李”):这几年成都学古琴的人多了,琴馆也多,有几十家吧。成都的琴馆可能超过了上海、杭州。另外这次来发现成都美术界一些人士也热心古琴,他们邀请我来搞一个演奏会,请四川音乐学院的曾成伟教授做客座嘉宾,我们俩有一个琴箫合奏。
  记:您是用唐代古琴“九霄环佩”演奏的吗?
  李:我用的是曾教授的琴。“九霄环佩”是香港何作如先生的收藏品,它太珍贵了,我是在重大演出才借用。曾老师的琴已经非常理想了,我以前有两张宋朝琴,声音都非常好,但高音区没有它亮,所以1995年以后我就用曾老师的琴,除了他的琴,还有唐琴“九霄环佩”,别的琴不用。
  记:听圈里人说,那张唐琴苏东坡曾经用过?
  李:那张琴背后阴刻唐篆“九霄环佩”琴名,下方刻有“汾阳世胄国景珍藏,东坡
苏轼珍赏”。根据印方推测,苏轼很可能用过那张琴。另外它年款非常明确,腹内刻有“至德丙申” 的年款(公元756年),是唐玄宗第三个儿子唐肃宗继位大典时所制,距今1250年了。第二,那张琴造型高古,音色天下第一。全世界可以确信为唐琴的不到20张,我有幸弹过其中11张,11张里面7张是好的,它是最好的。
  记:好在什么地方?
  李:所有好琴的优点它都有,而且3年前这张琴还出现一种神奇的声音,不管是乐器还是人声,高音区都比低音区窄和亮,而它奇就奇在高音区比低音区还要宽和厚。这种神奇用声学原理和乐学原理都无法解释。
  记:1000多年了还能弹出天籁之音?
  李:琴就是这样,越老越好,这就是中国古琴的神奇。它是人类活着的最古老的艺术,从3000多年前就有记载,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乐曲来源于汉代定谱于唐代的《广陵散》,有世界上最古老的琴谱唐朝人手抄的《幽兰》,有古代乐器保留到今天。
  记:制这张琴的人知道是谁吗?
  李:据文献记载,存世的十几张唐琴,可以认定都是四川雷氏家族所制。唐代的琴文化发达,斫琴名家辈出,当时声望最高的是雷氏,雷氏有3代9位斫琴大家, 他们制的琴称为“雷琴”,说明当时四川琴人多,琴也好。我从全唐诗里面找到1700首有关古琴的,唐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要弹琴和听琴的,琴曲也是多种多样。清朝后期的《流水》,经四川青城山道士张孔山的改编非常有特色,当时的琴人没有不弹《流水》的。张孔山谱的《流水》还被美国外太空飞船选为人类文化作品,录了全曲7分钟,选择其他音乐都是3分钟,包括贝多芬、莫扎特的都不是全曲。这说明什么?古琴是全世界都能欣赏的音乐。

 

【转载】李祥霆:大音希声,不缺知音 梅柏青/文 - 素伊 - 素伊

 

    千年古琴与昆曲牵手
  
  记:现代琴坛有“南龚北李”的美誉,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李:这些都是虚名,我觉得还是中国的古琴艺术本身具有魅力,作为琴人我只是把这种魅力努力表现出来。
  记:有人说您是“中国唯一能即兴演奏的古琴大师”,我今天也看了您的即兴演奏和吟唱,这是古琴演奏的一种创新吗?
  李:应该说是古代传统的继承与发展吧。从记录看,古琴即兴演奏从春秋到汉代都有。比如蔡邕,他去朋友家里喝酒,走到门口听出朋友的琴声里有杀气,于是离开了。后来朋友问他为什么没有来?蔡邕说我来了,但是听到了杀声。朋友说,那天我看见“螳螂捕蝉,心有所动”。这很有可能就是即兴演奏,但是唐以后很少看到了。所以每一场音乐会,我都要留时间给观众,请他们出题目我即兴演奏,主要是与观众建立一种沟通与合作,提高大家对古琴的兴趣。
  记:这很难吗,有没有被难倒过?
  李:有一次在美国演出时,一位观众出了个题目,叫“旧金山飞机场”。有点超出常规,我只好在演奏前增加一段道白:我不会用琴去表现飞机起降时的轰鸣,但是我可以表现飞机场充满了活力与祥和,紧张而有序的精神,表现人类追求和平与幸福的思想感情和精神。最好的音乐不是模仿事物的外形,而是表现人内心的感觉。演奏结束,观众掌声热烈。
  记:您给很多电影配过音,印象深的是哪一部?
  李:有两部电影,一个是《知音》,一部是《秦颂》。
  记:《秦颂》有一段好像也是您即兴演奏的?
  李:不全是。赵季平作的曲,开头用了《流水》一个段落,后面就是我即兴发挥
了。但他们录下音来了,同时录了像,然后给葛优去模仿,就是高渐离那段献给栎阳公主的曲子,他每天有时间就去看,一两个月后再拍他的节奏,动作基本上对上了,大家看了很真实。
  记:导演请您来是希望您能即兴演奏?
  李:他倒没有想到我能即兴演奏,他就是说这段要有激情、豪情和深情。等我一弹,赵季平就说,后面你就发挥吧。
  记:后来怎么又和白先勇合作了昆剧《玉簪记》?
  李:白先勇先生在深圳演青春版《牡丹亭》,何先生给我打电话,说李教授,你赶快来看白先勇的《牡丹亭》。看完后他安排白先勇听我弹他的“九霄环佩”,就10来个人听,白先勇非常感动,他说将来一定要在戏里用古琴。后来他的第二个青春梦《玉簪记》,8个地方用了古琴,每次都是我用那张唐琴现场演奏,所以观众非常震撼,觉得琴声一起,把心都能揪起来。要是没有这张唐琴会失色不少,所以每次演出完,白先勇上台谢幕,特别讲这张琴如何如何,李祥霆如何如何,把我请上台。
  记:每次都是用“九霄环佩”演奏的?
  李:对,这是很大的号召力。何先生答应每个地方的首演他都会和我带着“九霄环佩”参加演出。《玉簪记》让人类两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古琴牵了手,这个戏今年明年还要演,还是要拿这张唐琴来演。
  
  古琴已过危险期
  
  记:白先勇的《牡丹亭》很受年轻人欢迎,《玉簪记》呢?
  李:也在北大演过,非常受欢迎。
  记:大学生对古琴有兴趣吗?
  李:我们有古琴进大学的演出,影响不是那么大。把琴放到戏里,由戏带给观众,大家看戏就知道古琴了。那些跟古琴完全没有接触,或者不感兴趣的人一听,哦,古琴原来这么好呀,但是单说古琴他就不来了,他要看戏就来了很多人,就扩大了影响,所以古琴的传播还是要借助一些载体。
  记:所以这些年您一直致力于古琴的推广工作。
  李:我不提“推广”这个词,我说“传播”,能够产生多大影响是由社会、文化等多种因素决定的。推广是一种主观的东西,普及是让很多人都会、都爱,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古琴艺术的特殊性质,只能是一部分人喜欢,比如唐诗宋词很重要,也只是一部分人喜欢,但它是人人都应该知道的知识,你可以不
喜欢,但是你不能不知道,古琴跟这个性质一样。古琴有很多经典琴曲,你可以不喜欢,但是没有听过是不应该的,就等于不知道李白的“床前明月光”、“将进酒”。
  记:我在一篇文章里面看到您有个说法,古琴不需要抢救式的保护?
  李:我说的是大实话,就是古琴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原来古琴是寒冬腊月,现在是春末夏初了,经常有演出活动,出版了那么多书,电台电视台有专题节目,你再说抢救就不合理了。古琴现在已经是恢复了生机,甚至有些人说是古琴热,这个热是相对的,比起古筝、琵琶、钢琴,还是不热。
  记:您说古琴的危险时期是哪个时候?
  李:上世纪30年代,中国弹古琴的不到200人,1956年我的老师查阜西先生做过全国调查,会弹古琴的不到100人,到文革时期就全面禁止了。
  记:现在全国弹古琴的有多少人?
  李:几万人有了,为什么很多个人和乐器厂在制琴,一年做几十几百上千的都有,都卖出去了,我有一本书叫《古琴实用教程》,再版了8次,2万5千册都卖出去了,还要我重新修订,就是说全国有2万5千人用那个教材,用我教材的一定是少数人,有四分之一用我教材的全国就有10万。
  记:但是在这样的年代,还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欣赏这清冷的琴声?
  李:古琴是大音希声,从来不缺知音,因为它毕竟是一种民族的文化和精神,自身有很强的生命力。
  记:这种精神是什么?
  李:我觉得它就是古代文人们傲骨凌风,淡泊世俗的精神,就好像是高山大川、奇松怪石,像宽阔的草原,汪洋的大海,是人们在闹市之中折腾够了,或者享受够了以后,才返回来需要的一种东西

  记:您觉得它在现代占有一个怎样的位置?
  李:应该像围棋、书法、国画那样被喜欢,像唐诗宋词那样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基础知识之一,对社会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
  

【转载】李祥霆:大音希声,不缺知音 梅柏青/文 - 素伊 - 素伊

 
  今生最大的幸运
  
  记:我们说了半天古琴,也谈谈您个人吧,比方说您的家庭,您小时候的爱好,听说好像您自己还做过一张琴?
  李:一个从小我父母喜欢民间音乐,我父亲是中医,母亲是家庭妇女,也读过一些书,梁祝、红楼梦是她给我讲的,那时我才4岁左右,晚上她做针线活,我躺着睡觉,她给我讲这些。6岁的时候,听民间婚丧嫁娶的音乐,我在街上一听就听一两个小时,还看了一个冬天的京剧评剧梆子,因为那个剧院破了,有小孩带着我们天天去看,这个影响很大。然后初中一年级的时候,跟一个同学学吹箫,不到3个月我可以看着谱子吹广东音乐了。小时候我喜欢画画,我姑父开书铺的,把《芥子园画传》给了我,那里面有琴,然后初中一年级看《红楼梦》也提到了古琴。
  15岁时,我们家买了收音机,听了很多民族音乐,古筝琵琶啊、二胡啊,突然一天中午就听到箫,我知道是箫,另外一种乐器没听过,觉得那种奇妙的声音太好了,然后曲子播完,播音员说,刚才播送的是琴箫合奏《关山月》。哎呀,这就是琴!第一次听到古琴的声音是这样,马上就入迷了。后来怎么办呢,自己做一个吧(笑)。
  记:15岁的孩子自己会做木匠活儿?
  李:从那时候起,我就到处找有关琴的资料、图片,后来在书摊上买到一本《今古奇观》,那上面有古琴外观、结构的描述。我小时候对什么都感兴趣,我们家邻居有一个木匠,他干活儿的时候,我经常在旁边看,大概知道怎么用锯用刨子。我父亲诊一个牌子不用了,放在后院空房子里乔了,正好有点幅度,我就拿它做琴面,又找一个旧板子做底。我们家有个锯,又借一个刨子,做了一半又看到北京有个音乐教材的图片,按那个又改了一下, 16那年做成了。
  记:那琴能弹吗?
  李: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啊,后来居然还用这个琴和同学搞了一次琴箫合奏。但是正是因为有了它,后来我才有勇气给查老(查阜西)写信,倾吐对古琴的热爱,请求寄一点弹琴的资料和一两曲琴谱。查老当时是古琴界的泰斗人物,没想到查老后来给我回信,说收到我的信很感动,想要全力帮助我。后来查老给我回了第二封信,就收我为徒了。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1957年暑假,我就抱着那张自己做的琴到北京向查老学琴了。走的时候查老送我一张清代古琴,两支洞箫,一本《琴学入门》。查老给我买了回程火车票,亲自送我到前门火车站。后来看见天要下雨,又赶在开车前出站为我买来一把雨伞。

  
【转载】李祥霆:大音希声,不缺知音 梅柏青/文 - 素伊 - 素伊
  
  
载《成都日报》“访谈”版 2011年1月26日,第11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